今天是:

戊戌冬日 开卷闻香——读王荣生教授《阅读教学教什么》有感

发布时间:2018-02-26 阅读次数: 来源:程子桐 作者:程子桐

摘要:

戊戌冬日 开卷闻香

——读王荣生教授《阅读教学教什么》有感


飘雪的冬日午后,我翻开了王荣生教授编写的《阅读教学教什么》。一套丛书共有8本,我毫不犹豫地选择此本优先阅读,实在是我对阅读教学困惑太多,尤其这一年以来,思考得越多课堂教学反而越束手束脚。

我以为我可以酣畅淋漓的阅读完毕,然后迎接那个豁然开朗的时刻地到来。但实际阅读时我才发现,一天20页的阅读速度最得宜,因为它有太多的地方需要你驻足,然后翻阅从前的教案,反思、修改、形成自己的见解。你必须始终“在场”,就像自己在培训现场,拿起笔,写写记记,进行一场学术性的阅读。

在这本书中,王荣生教授帮助语文老师厘清以下问题:阅读是怎么一回事?阅读教学是怎么一回事?阅读教学的主要目的是培养学生的阅读能力,是使学生掌握并运用阅读方法。那么,什么是阅读能力?什么是阅读方法?教师在一节阅读课的教学中需要有哪些必不可少的步骤?我想这大约是所有语文老师都曾纠结过的问题吧。

回想自己走过的路程,似乎一直徘徊在教学设计如何精巧,如何吸引人这一层面,虽然在这个过程中自己和学生都有了一定的提高,但总是觉得缺点什么,好像总是没有抓住语文教学的本质,蜻蜓点水,表面功夫,精巧有余,实效不足。若是遇到紧急的公开课,那就得打破顺序,学情先放一边,速速设计教案,穿行各班试讲,直到一节看似“完美”的公开课成形——教师做精彩的展示,学生做整齐的和声。我鲜少思考自己的阅读存不存在问题,学生需要怎样的阅读,学生的阅读停留在哪一个层次?

此刻如果再让我进行一次阅读教学,我的第一个步骤便是“读”,忘掉“借景抒情”,忘掉“前后呼应”,忘掉“中心思想”,以一个读者的身份对文本进行常态化的阅读;接下来着手研究,分析在刚刚的阅读中我为什么会有感动、愤慨、焦急等情绪?分析这篇文章重要的地方在哪里,?分析这篇文章必须理解、感受的地方在哪里?借助理性反思来把握文本的关键处;最后再进入语文老师的角色,用各种手段教会学生阅读——学生不喜欢的篇目,使他喜欢;学生读不懂的地方,使他读懂;学生读不好的地方,使他读好。这里的“读不好”指的是,学生不能够体验,不能够欣赏。

2015年我教学《桂花雨》,当时课堂呈现效果不错,于是我便在课后详细记录下了几个得意片段,此刻再拿出回味,不禁哑然失笑。王荣生教授极力反对的“戴着绿眼镜备课的老师”大概就是我本人了。


2015年教学实录片段:

学生自读《桂花雨》第一自然段:

小时候,我最喜欢桂花.桂花树不像梅花那么有姿态,笨笨拙拙的.不开花时,只是满树茂密的叶子;开花季节,也得仔细地从绿叶丛找细花。桂花不与繁花斗艳,可是它的香气味儿真是迷人。

师:满树的叶子好看吗?

生:不好看!

生:太平淡了,全是叶子,要花搭配的才好看。

师:那你认为桂树的花好看吗?

生:不太好看,太小了!

师:桂树这个不好,那个不好,就是什么好?

生:香气迷人!

师:同学们,作者不直接写它好的地方,而是先写这个不好,那个不好,最后写就是这一点“香”好,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

生:比较!突出!

生:衬托!欲扬先抑!


当年之所以觉得这个片段好,是因为能够让学生意识到“衬托”的写作手法,培养了学生对这种写作手法的敏感。现在看来,三次发问效用都不高,“为什么作者不直接写好的地方,而是先写不好的”这个问题问的尤其笨拙。

反思这一文段的教学,应该引导学生从作者绮君的写作角度出发。绮君提及梅花是想要欲扬先抑的对比吗?不是。绮君提及叶多花少是为了衬托花香?不全是。细细品味不难发现,作者想表达的无非是“偏爱”二字,偏偏喜爱它,无关姿态无关颜色。那么作者的偏爱缘起何处?这才是后文中我们需要着力关注的。所以这一段的教学落点不应放在“衬托”的写作手法,而应落到统领全文的大问题上。我当年的教学是有失偏颇的。

类似这样的反思一直夹杂在我的阅读过程之中,我也正好借此机会重新审视了曾教过的课文,有些理解的浅显了,有些理解的错误了。可见,文本解读得是上好一节阅读课的先决条件,如何才能正确解读文本并抓住其中关键,则需平日里的积累与修炼,培养对语言文字的敏感。

直到今天,《阅读教学教什么》这本书我还有十几页没看完,尽管如此,已经有很多想法喷涌而出,敦促我提起笔来好好写一写。年前我给自己定下计划,一个寒假要读完四本,现在看来真是很傻很天真的想法。王荣生教授的这一套书真是太丰富,关联起太多的“曾今”,又引发出太多的“反思”。最后,就用书中的一句话做结吧:这是值得你慢慢读的书,这是需要你用笔来读的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