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
老师的眼睛(成尚荣)

发布时间:2015-02-05 阅读次数: 来源: 作者:

摘要: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师的眼睛(成尚荣)

无论是听日常课,还是听公开课,我特别注意教师的眼睛。我凭直觉,眼睛亮亮的,带着温暖四处扫射的教师,一定是个会上课的教师,一定会成为优秀的教师。
       记得儿童文学理论家蒋风先生的故事。因家庭生活困难,直到三年级他才有机会插班入学读书。他非常喜欢教数学的斯紫辉老师,因为他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。斯老师每星期用一节数学课给学生读《爱的教育》这部小说,整整一个学期读完。最后一节课,用小说中人物的名字,命名班上的同学,这多么光荣!可是,蒋风一直没有“被命名”,好不伤心。斯老师在走出教室时,总要习惯地“转身”,再扫视教室。正是在转身回眸间,斯老师用她那双明亮的眼睛发现,蒋风的伤心与期盼,正是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把蒋风请到宿舍,在诚恳地自我批评之后,送他终生难忘的礼物——《爱的教育》。此后,这《爱的教育》犹如一双眼睛总是提醒他、鼓励他。
       席慕蓉也忘不了她数学老师的眼睛。初三毕业前,老师给他们上数学辅导课,讲到一半,在黑板上留下四道题目,让学生分小组讨论。席慕蓉专注于讨论,偶尔间抬眼,看到数学老师看着她,眼光里充满信任、鼓励和期待。在同学的帮助下,她做会了其中三道题,毕业考试得了75分,顺利通过了。席慕蓉后来常常这么描述:每当我写诗、作画、读书时,总觉得有一双眼睛看着我,那就是数学老师的眼睛,那么慈祥,那么温暖,那么动人。
       我读中师时,最喜欢到一位姓羌的老师的宿舍去。宿舍墙壁上挂着羌老师的照片,那时他肯定不到30岁,微斜着头,一条羊毛围巾一头甩在脖后,一头轻轻挂在前面,那么帅气。尤其是他的眼睛,在镜片后,显得沉着、深邃,似乎要看透你心中的一切。他没给我上过一堂语文课,但他却给了我最具体、最生动的语文教育,因为生活中所聊的一切,都会沁入我的心灵深处。每讲完一件事,他总是用眼睛来探寻我的想法。几年前他辞世了,但我常常想起他,我总觉得一直到今天,他还是用那双深邃的目光注视着我,似乎想告诉我一切,提示我去思考一切。
       于是,我始终认为,教师必须有一双最亮的眼睛,勇气、智慧、关怀、启发、鼓舞、提醒,一切的一切都在那眼睛里。反之,那种无神的、恍惚的、不关注的、缺少爱意的、轻蔑的、漠视的眼光,给学生带来的一切可能不是真正的教育,更不是好教育。做老师,从练一双眼睛开始,这也许是最重要的基本功。
       作家托马斯·沃特曼曾这样描述过他母亲的眼睛:“她需要一双能透过紧闭的旁门洞察一切的眼睛,然后她才可以胸有成竹地问:‘孩子们,你们在里面干什么?’另一双眼睛将长存在她的后脑勺上,用来专门看那些她不该看到而又必须了解的事情。当然,在前额下面也有一双眼睛,当孩子有了过失或麻烦时,这双眼睛能够看着他,而不必开口,就能够明确地表述出‘我理解并爱你’的意思。”
       老师,你有这样的眼睛吗?
(作者系江苏省教科所原所长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