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
管建刚:这就是儿童的“话”,这就是儿童的“事”

发布时间:2015-05-15 阅读次数: 来源: 作者:

摘要:
江老师批作文,边批边笑,我凑过去看:

原来,我可是一个皮包骨头的超级小瘦子,现在却成了一个体重过百的无敌小胖子。胖子的烦恼真多!光外号,就可以装一箱子!好听一点,叫“大块头”,难听点的,就是“死胖子”。

我的体育成绩都是过元宵节——红灯满堂,跑步那可要了我的命了,每次累得气喘吁吁不说,还总落在队伍最后,真是丢人现眼啊!人一变胖,也变懒了,以前的我好比一只猴,东跑西窜,停也停不下来;现在的我好比大熊猫,别人打我,我都懒得追了,最要命的是,人一懒,作业也懒得做了,成绩飞速下降,一看到作业就头昏脑胀,家长也总被请来学校,唉,什么时候才能甩开这个大烦恼呢?

“他平时作文不好,这次,不知怎么开了窍。”江老师说道。我接过江老师的话:“那是他找到了自己的话。你要告诉他,以后就用这样的话来写作文。”

2

上海市写作协会组织一批老师,听我的课,看我们的“班级作文周报”。“管老师,你班上的学生一定挑选过。”一老师发问道,“我看了你班上的很多作文,没有一个学生的作文,前言不搭后语,按正态分布,不可能啊。”

学生还真没挑过,为此得罪了一些人。我们就此讨论,得出一个结论:我班上的学生写得比较流畅,那是我的学生都知道,作文嘛,用自己的话写自己的事。一个人用自己的嘴说自己的事,有什么可“结巴”的呢。你看,班上语文后进生的作文片段:

管建刚是一个无任何外表特征,无一点表情的双性动物。朱业盛,你知道吗?管建刚就是以互相攻击发表作文为诱惑——纪念卡,让我们为他疯狂写作。原本的好朋友竟翻起老本来。如果再这样下去,我们就是木偶,管建刚的木偶。不要为管建刚活着,要为自己活着才是最好的。同学们,朱业盛,如果你们还在被文字的力量吸引,快和解吧!就算达到“诺贝尔文学奖”又能怎样,风光的是自己吗?NO,是那个管建刚,我们写得越好,管老师名声就越高:“你看,管老师的学生作文写得多好。”

很多老师看了,都笑。我说,要是把里面的“管建刚”,换成你的名字,你会不会笑?要是你的学生写了类似的作文,你有没有勇气发在“班级作文周报”上?

学生对老师有不满情绪,很正常。背地里,孩子不叫你“管老师”,叫你“管建刚”,很正常。你下班在家,谈到校长,不也直呼校长大人的姓名?小孩子说真话,说心里话,说自己的故事,很容易的。不容易的是,作为老师的我们,有没有勇气和胸怀,接受孩子说自己的事、自己的看法?

你要对那小作者说:“怎么可以写老师的名字?怎么可以用这样的语气?”完了,你把他逼到作文的邪道上去了。

3

学校发了一张体检单,同学们纷纷讨论自己的血型。“你是什么血型?”“A型。”“哦,我是B型。”我得知张艺菲是O型,去问金俊皓:“你是什么血型?”“我不知道。”他一脸茫然。这个回答有点出乎我的意料,连自己都不了解。“你想是O型吗?”金俊皓斩钉截铁:“死也不要。”我笑了:“张艺菲是O型的。”他大吃一惊:“不对,我不记得刚才说什么了,哦,我是O型。”

“军训啦。”大家激动不已,想着离开父母、同学在一起的生活,十分向往。小部分人被陈岑的文章《恐怖的军训》感染,对军训有一股敌意。金俊昊这么胖的人,肯定巴望取消军训,不想活活累死,或被教官逼死。我对他说:“你想去军训吗?”和我想的一样,答案是否定的。“如果张艺菲去呢?”他眼睛一亮,兴奋地说:“我要去,我要去。”“不怕累死?”我疑惑了。“累死也去。”金俊昊摆出一副百折不挠的样子。


金俊昊一厢情愿,张艺菲会喜欢他吗?这么胖,外号“金猪”,一天到晚想着吃汉堡。唉,注定有缘无分。

暗地里,女生喜欢男生,男生欢喜女生,这些情感纠结,正常。不正常的是,情感如此强烈的事儿,学生很少会写出来。一个人拿起笔来,不写情感最激烈的,最要倾吐的,你说,作文能写好吗?

作文这个“心灵的活”,说简单是简单,然而,没有真正意义的民主、平等与信任,说难,也就何止一个“难”字了。